剪不断的是牵挂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17 15:30
  • 人已阅读

丝丝,缕缕,缠缠,绵绵,织成了那无形的牵挂……

  简洁的积雪·永恒

  夜深,我趴在桌前奋笔疾书,窗对面的灯光一户户熄灭,人们都进入了梦乡。看着手中的作业,我揉了揉疲惫的双眼,一个修长的影子出现在桌前。我回头一看——是妈妈,妈妈端着一杯浓浓的牛奶出现在我身后,她轻声地说道:“女儿,快九点了,还在做作业啊!快喝下去,一会早点睡!”说完,妈妈便转身离开了。那牛奶,冒着热气,温暖的芳香流入心中。妈妈的牛奶就是那简洁的积雪,永恒的牵挂。

  轻柔的河流·悠长

  父亲扬起了手掌,那宽大的手掌似乎藴积了全部的希望与怒火,我闭上眼,一滴泪从眼角滴落,我知道,我不该如此顶撞拿着69分的试卷的父亲……良久,我睁开眼,耳边没有火辣辣的疼痛,我惊愣地看着父亲,从父亲眼中,我读到了失望和爱怜,父亲的理解是那轻柔的河流,悠长的牵挂。

  模糊的碑文·隽永

  清晨,我拖着疲惫的身子下楼,正欲洗脸,一阵香味整飘进鼻腔,我寻梦般地寻找那香味的来源,却见门外母亲那冻红的双手中捧着我的最爱——小笼包。原来大清早的,母亲去帮我买小笼包了,不知何时,泪水已挤满眼眶。母亲的小笼包是那模糊的碑文,隽永的牵挂。

  亲情是长白山顶的积雪,简洁却又永恒;亲情是底格里斯河的流水,轻柔却又悠长;亲情是美索不达亚平原的碑文,模糊却又隽永;亲情,亲情,亲情……一生剪不断的牵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