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爱情无关的暧昧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17 15:30
  • 人已阅读

  一

  

  吴起是个电脑公司维修员,接到报修电话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3点了。他忙不迭放下桶面,半小时就赶了过去。报修电脑的是一位漂亮又有气质的女士,飘逸的长发,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,皮肤白皙。

  

  那是一家装饰极为奢华的独院别墅,吴起进门的时候忍不住把自己审视了一下,仔细检查了卫生状况,方才拘谨地进来,他今天的穿着实在和这奢华不相协调。

  

  电脑只是简单的故障,中了病毒,无法启动了,吴起重新装了一下系统。装系统要一段时间,于是,吴起开始打量这个房间。电脑桌边随意扔了一堆的杂志,梳妆台上琳琅满目的女人用的化妆品。接着,他就看到了床。粉红色的床单,软得像云一样的踏花被,那枕头面绣的是一对正在戏水的鸳鸯。

  

  系统好了,他建议她买一版杀毒软件。她说好。还真是让他惊叹,一共杀了五百多个病毒。吴起苦笑,该不是和电脑有仇吧。他随手打开电脑,他想知道电脑为什么就有这么多的病毒。

  

  于是,他就看到了一些视频。只是电光火石的瞬间,他预感到了什么,可他的手已经点击了。两位来自欧洲的先生和女士在沙滩上忘我做爱的镜头,蓦地跳了出来,原来这就是答案。

  

  吴起当时就觉得尴尬,女士也有点不自然。吴起接着又犯了一个错误,他手足失措地望向女士,两个人的目光竟对上了,就再也没分开。

  

  两个人本来就站得很近,房间里静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,正在逐渐加重。说不清是谁起先,两人情不自禁就拥在了一起。

  

  二

  

  吴起是连滚带爬出了别墅,走得很匆忙,慌不择路地都忘了收钱。还收什么钱,都上了人家的床。后悔吗?吴起问自己,想了半天没弄明白,当时哪根神经短路了,居然和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纠缠。

  

  她实在是个非常美的女人,而且她身上最动人的地方,并不是她这张脸,也不是她的身材,而是她那种成熟的风韵和气质。

  

  他想媚娘,不可抑制地想。他登录了QQ,加了媚娘。吴起内心是很忐忑的,他不敢想象如果媚娘翻脸会是什么结果。这不是没有可能,那样的后果就是他的下半生彻底完蛋。

  

  可媚娘打消了他的顾虑。她说:“我知道是你。吴起,你的修理费还要吗?”吴起反问:“你会给吗?”媚娘的回答很干脆:“给,你来。”

  

  吴起睁大眼睛,又看了看电脑屏幕,确信自己没有看错。她说你来,对于有过肌肤之亲的男女,还有比这更暧昧的诱惑吗?

  

  吴起登时就跳了起来,推出电动自行车全速前进。

  

  媚娘早就在房间里等他了。还收钱吗?怎么会,那只是个借口。不过是为最后主题作出的铺垫罢了,当主题到来时,所有的前言已经不再重要。

  

  那么就直奔主题吧,像枕头上面绣的鸳鸯一样戏水。

  

  三

  

  后来,吴起知道了媚娘的生活。她的老公叫孙大雪,开了一家很大的房地产公司,身家近亿,可以说是应有尽有。

  

  吴起一直就在想,媚娘过着这样豪华的生活,为什么经常一个人独处,还有,为什么还要和自己上床?她应该很知足才是。

  

  他想不通,所以,他宁愿不想,他甚至连媚娘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。能得到这样完美的女子垂爱,这本身已经很让人费解,那又何必再想。

  

  所以,他只想着媚娘在QQ上的留言,告诉他什么时候可以去“修电脑”。修电脑不只是借口,现在她的电脑的确经常坏,她经常下载A片电脑难免中毒。

  

  他去“修电脑”的时候,往往就是孙大雪出差的时候。吴起很想问,为什么不能出来偷情,他们可以去宾馆开房,可以去KTV包间。在人家夫妻的床上偷情,尽管很刺激,可也很危险。

  

  媚娘从来没提出过,所以吴起也不说。哪有说话的时间啊,刚开口就被媚娘用软软的唇堵住了。猴急的要把A片上的经验一一演示了,媚娘一直表现得很高亢,让吴起激情高涨。

  

  然而,就在9月的第一个周末,正当他们高潮迭起的时候,门开了。

  

  严格说,应该说门是被推开的,因为压根就没锁。进来的当然是孙大雪。

  

  那一刹那,三人都惊呆了。孙大雪的眼睛里先是惊诧,然后就是愤怒、屈辱,还有杀气。吴起伏在媚娘身上,竟紧张得忘了起身。空气凝固到了冰点。

  

  良久,孙大雪竟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,做了个请的手势,说继续。

  

  床上的两人看着他,没弄懂他到底是什么意思。孙大雪大吼:“继续!”两人只好继续完成下面的课外作业。那动作机械得像孔明发明的旋转木马。

  

  记不清是如何结束的,吴起像兔子一样连滚带爬地逃了出来。

  

  那一个下午发生的一切,刻骨铭心。

  

  四

  

  他很奇怪,孙大雪没有要他的命,甚至没有狠狠地揍他一顿,居然让他毫发无损地走了出来。

  

  第二个周末,吴起又去了别墅。这一次不是媚娘在QQ上留言让他去的,而是上次临走时孙大雪“关照”的。他不能不去,因为孙大雪说了,如果他不去,就将他告上法庭。证据,还用找吗?

  

  吴起不知道孙大雪打算如何处置他,心里七上八下。他在想,自己这一生已经完了。

  

  然而孙大雪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把他送到派出所,而是让他和媚娘像上次一样,在床上做爱。是的,孙大雪说得很清楚,脱衣服,继续。他还是依旧坐在椅子上看着。

  

  在一个男人面前和他的老婆做爱是什么感觉?吴起在认识媚娘前梦里无数次的意淫,都没有过这么伟大的设想,估计欧洲大片里也没那么精彩的情节吧。

  

  如今,他却要在真实的生活中演绎,且无权拒绝。

  

  直到结束,孙大雪都一言不发,然后挥手让他离开,下周继续。

  

  是的,继续。吴起并不喜欢这样,这已经偏离了最初偷情的轨迹,变得无聊、无趣甚至无耻。但,他别无选择。

  

  终于,有一次。当吴起走出别墅不远,他想了想,又转身折了回来,他想知道这个别墅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。房间的门竟没有关,他贴在门边,探头看了一下。

  

  里面的情形让他惊呆了,在那张床上,孙大雪正和媚娘纠缠在一起,一前一后,媚娘抖动的长发遮住了脸庞,可吴起能看出她在无助地挣扎,她是个体面的女人,显然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在这样的下午连续和两个男人做爱。

  

  蓦地,媚娘的脸仰了起来,吴起从她的脸上看到了两条清晰的泪痕。这时,媚娘突然也看到了门前的吴起,她看着吴起,眼睛里流露出的是绝望和歇斯底里的哀怨。

  

  为什么会这样?他的心登时就痛了,撕心裂肺的痛。

  

  五

  

  为什么会这样?吴起在QQ里不停地问。为什么会这样?

  

  媚娘说,是的,你看到的就是真相。他是很有钱,有房、有车、有大公司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但,唯独没有性。性的能力,不是钱能买来的,这一点男人都知道。

  

  本来,她只能在网上下载A片一解“饥渴”,不承想,竟遇到了吴起,更出乎意料的,他们竟然第一次见面就离奇地上床了。

  

  可是,现实这样的发展是媚娘无论如何无法接受的,她是个自尊的女子,她怎么可能这样坦然糟践自己。

  

  吴起在电脑前,似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。他能想象此刻媚娘已经泪流满面。他默默地退了出来,把头伏进膀弯……

  

  他无法面对媚娘留下的最后那句话释怀,媚娘说,吴起,救我。

  

  吴起又能怎么做,如今自己才是人家菜板上的肉,尚不能自保,何以救人?他第一次感到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让他无奈,他只能去酒吧买醉,醉是最好的解脱。

  

  那个晚上是如何回来的,他自己也不清楚。可躺到床上,却清醒了下来,使劲睡都睡不着。脑海里只有两个字:救我。

  

  在午夜梦回的零时,他蓦地发现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媚娘已经扎在他心里很深很深。这就是爱情吗?吴起感到迷惘。

  

  六

  

  星期一的早晨,那是白领起早可劲赶去上班的时刻。可就在这一天,A城著名的企业家孙大雪死在了家中。

  

  警方立即介入,没费什么力气,犯罪嫌疑人就被抓获,他叫吴起。犯罪原因也很快查明,犯罪嫌疑人因不忿被害人胁迫与其妻子上床,为拯救女方,在其牛奶中下毒将其杀死。犯罪嫌疑人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。

  

  这是一起明显的故意杀人罪,鉴于被害人行为卑劣,吴起被判刑18年。

  

  从法院回到监狱后,吴起再也没有见过媚娘。然而,他的内心没有丁点责怪媚娘的想法,他坚持认为,媚娘是个好女人,她应该过简单幸福的生活。

  

  几个月后的一个午后,监狱定时放风。吴起随手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半截报纸,那是近期的本市晚报。他慵懒地躺在阳光下,半睡半眯地看着。蓦地,一则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:房产大亨孙大雪被杀前,公司已经资不抵债,非法集资10亿元,欠债几十亿元。死后,其妻获巨额保险赔偿500万元,二奶、三奶甚至更多女子提出分割财产。

  

  下面的内容,吴起已经不愿再看。还有什么好看的,原来,在这样的爱情故事里,根本没有爱情,只有性。媚娘是否真的被胁迫,他不好说,可孙大雪还是性无能吗?那简直就是灰色幽默。

  

  吴起突然觉得比吃了一个苍蝇还难受。原来,在这样一个充满陷阱的社会里,他终究还是个未谙世事的孩子。

上一篇:用恋爱浪费人生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