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不苟且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17 15:30
  • 人已阅读

  布拉格非常小,只用半天时间应能走完。

  

  卡夫卡住在这个城市黄金小巷的22号。每天,他都要到希贝斯卡大街的雅可咖啡馆里进行思考和创作,维持生命的就是老板送的几片面包。他从来不问世事。

  

  卡夫卡的特立独行,引起一个女人的注意。她坐到卡夫卡的对面,从桌子上拿起他写好的稿纸,卡夫卡写一页,她便读一页。那是《变形记》手稿,当时,没有谁能读懂,这个女人是例外。

  

  离开前,她通过酒侍,留下一张便笺,上面写着:“我不得不承认,我喜欢上了你和你的作品。”

  

  这个女人是俄罗斯著名记者米列娜·洁森斯卡,一位银行家的夫人,但是,她隐瞒了这一切。以后,他们开始通过布拉格的邮差交流情感。

  

  1920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卡夫卡得知洁森斯卡是有夫之妇,他陷入深思。之后,卡夫卡停止了与洁森斯卡的一切联系。

  

  1921年,洁森斯卡再次来到布拉格,来到这家咖啡馆,她没有见到卡夫卡。在熟悉的亚麻桌布下,空余一副旧刀叉。

  

  洁森斯卡离开布拉格的那个晚上,卡夫卡坐在咖啡馆幽暗的灯影里,给她写下最后一封信:“现在我已经记不起你脸庞的模样,只有你离开咖啡桌那一刹那的背影,历历在目。”

  

  后来,他们没有见过面。

  

  弥留之际,人们听到处于昏迷状态下的卡夫卡,念叨着洁森斯卡的名字。

  

  不横刀夺爱,不在爱的名义下苟且,把爱人放在光明之处,把自己放在光明之处。卡夫卡用孤寂的一生,表达了自己对爱的尊重。

  

  这是爱的最高道德吧。

上一篇:底层感情生活

下一篇:没有了